当前位置:首页 > 情书 >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,谁是谁的摆渡人

从你的全世界路过,谁是谁的摆渡人

收录时间 :2022-07-04 02:16:43    人气:6420

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上映了,十天后,我才坐进影院观影。我知道,这部电影一定会有打动我的情结。电影在重庆取景,提起重庆,我会百感交集,这座城市对我的意义非凡,这是我初恋的发生地,也是我的事业发源地。无论伤感的,幸福的,我都不想回忆。想掩饰不碰的伤疤,因为我会想起往事,我害怕面对自己。

张嘉佳写的故事直击人心,让人在心痛和流泪中感受心的力量。一个人的记忆是一座城市,时间腐蚀着一切建筑,把高楼和街道全部沙化。偶尔梦见回到沙城,那些路灯和脚印无比清晰,而你无法触碰,一旦双手陷入,整座城市就轰隆隆地崩塌,把关于我们的所有影子埋葬。如果你不往前走,就会被沙子埋葬。所以我们泪流面,步步回头,可是只能往前走。

重庆,再见了。可能未来很多年,我都不会回去了。但我想念这里的一切,这里升腾的雾气,毒辣的太阳,清爽的热风,独有的味道,对我都是刻骨铭心的存在。

当一个人成了迷

我是北方人,骨子里本来就有南方情结,重庆把我的南方情结彻底激发。不止因为我的初恋是重庆人,更因为,我做梦都没想到,我竟然在这座城市定居了两年。我的初恋,只有5天,发生在2013年1月21日-25日。从我走进江北机场大厅的那一刻,我还心存侥幸,我以为我们还能继续。但是,并没有。回到北方不久后,我们就分手了,我再没有初恋的任何消息,我只知道关于初恋的两个信息,她还活着,她在重庆。在2013年,一整年,我疯狂想念重庆,我觉得自己患上了轻度抑郁。

那时候的我,每天都会写一条关于重庆的微博,我痴迷地搜集关于重庆的一切,我凭自己的记忆,在地图上查阅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,在卫星地图上重新走过来时的路,幻想当时的场景;我托网友帮我搜集重庆的实景街拍,仿佛自己此刻置身于重庆;我在北方专门找川渝的饭馆,回味在重庆的味道;我关注重庆的所有草根大号,参与这座城市发生的一切;我会收听重庆的广播电台,去感知重庆的路况,推测初恋出行是否拥堵。

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邓超饰演的电台dj,温暖了无数人的心。想起了自己,在2013年我也经常收听重庆的电台,在某一期节目,有一个重庆通做客,他知道重庆的任何地方任何线路,我在微博里向主播提问,我想知道初恋所住的小区叫什么名字。我真的忘记了那个小区叫什么,只记得几个关键词,和周边的标志建筑。电台主播竟然说出了那个小区“pj花园”,对对对,就叫这个,一说出来我就确定是了。当那个小区名字在电台播出,我的心在抖,我强忍着热泪。

像夏花一样绚烂

一年后,2014年7月2日,我就正式定居了重庆,但并不是因为爱情。这座让我梦回萦绕的城市,我不但来了,还做了这座城市的主页君,曾经我关注的那些重庆资讯类账户,现在,我是主页君,每一条的信息输出,辐射上百万人。我成了这座城市的dj。邓超饰演的dj,鼓舞了城市里失落的心灵,但最后他却成了孤独的。我也不例外。

我把所有的精力,都投在了工作。我还拥有了新的恋情,小玉,是我爱过的第二个人。那时候我觉得自己真幸福,爱情事业双丰收。我对小玉的第一次宣誓,是在2014年7月13日:想呼吸着你的气息,对视彼此的眼睛,然后问你梦想的事,问你天上的事,问你未来的事。在你的唇齿之间,感知现在是何年何月,清晰地触摸光阴两岸。我在你栖息过的云上,寻找藏在风里的答案。遇见你,恍如初临此世。

她是我在重庆的精神支柱,我的决策,未来规划,都为围绕着小玉。小玉稍有不开心,对我稍有冷落,我就很焦虑。我像吸食了精神鸦片,在不羁的醒与醉中,迷恋的不能自拔。我不敢面对现在的状态,乱的很!但我必须镇定,哪怕是故作镇定,也要将慌乱茫然的情绪掩埋。只是,我不确定,在未来的哪一天,我会精神错乱失去方向。就这样飘飘荡荡跌跌撞撞地走着,全身是深深浅浅密密麻麻的刀割。这亡命的旅程,每天还得继续。

我们热恋,也伴随着冷战。她的家人似乎不太愿意接受我。有一天,小玉轻轻对我说:“有时候我有那么一瞬间,我想跟你跑。”电话里她很温柔,很害羞。我安慰她,心里对自己说,总有一天,我会带上你。那时候的我,很文艺,我写过一条微博:想悄悄钻进你的梦里,在背后紧紧抱住你。嗯!总有一天,我会过上一翻身就能吻到你的日子。

后来,我们还是没有扛过现实。分分合合好几次,我用了很多招,出绝招出狠招,最后破釜沉舟,可依然好景不长。小玉是我的精神支柱啊,我孤身一人来到大城市,举目无亲,唯有小玉,是我的全部。小玉说:“这世界没有谁离开谁是不能活的,你会很好的。以后你也会遇到真正爱你的人。”

我低迷了两个月。好在,工作没有受影响。我用公司的一系列超级大号,发了一些重庆情结的文字,以寄托对小玉的思念。想起我刚落地重庆时,在公司账户写了一篇重庆情怀的微博,小玉看到后很生气,她吃醋了,觉得我还在想念前任。那时候我们心贴着心,她能感知出我的味道。

我很低调,就算我热爱重庆,但没几个人知道我运营了哪些账户。有时听身边路人说起重庆的某某账户时,我心里暗喜,我潜伏在幕后输出文字,感染了百万人。这不就是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的电台dj邓超吗?温暖了大家,最后自己却是最孤独的。我和小玉都喜欢听莫文蔚,分手的那段时间,我听莫文蔚的歌,心剧烈地疼,越疼越听。

你一定要幸福啊!

今晚写这篇文章时,小玉给我发来微信,也真是巧了,我正写到小玉,她就给我发信息。而平时我们没有往来。她说,下个月要结婚了。我以前还设想,如果有一天前任告诉我要结婚了,我会是什么感受。现在我知道了,心里只有祝福和感恩。我对小玉说,你是我,至今,深爱过的第二个人。她回:“我知道,还有一个极品前任。”

国庆我还想着去趟重庆。后来想想,算了。就没去。如果再去了重庆,还想和小玉一起吃个饭,叙叙旧。后来我想,可能去了也不会见了吧。

现在我对小玉已经释然,更多的是祝福,但心里确实也有痛,不知道为什么。可能是为了曾经的美好,也为命运交错而遗憾。小玉说,如果时间重来,可能我不会选择跟你分开。但现在,或许也是最好的。我回复:“小玉,我爱你。在当时,和现在,都爱。会记在心里。曾经是恋爱的爱,现在是另一种爱,我也不知道是哪一种。愿你幸福。我还是继续工作吧,只有工作了,弄点成就感和充实感。”

聊天结束时,小玉发来一张照片,是在相恋时候,我在轻轨上给她拍的,她说,给我留作纪念。我笑了,对她说,其实当年你让我删除所有照片和相关微博,我没有删,都留着。她说,我知道。

我又问她,其实本来不想问的,但我还是问了:“送给我留纪念,是要删掉过去吗?哈哈,记在心里就好了。可能有一天相见了,都不一定认出彼此。”

她说:“是的。会再见的。”

莫文蔚的《电台情歌》在耳边响起。我感觉身体很冷。

想起岳云鹏在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里很出彩。他的台词,显得人很苍白无助,他的善良,还有不屈服,发挥得淋漓尽致,面对面的时候还安慰着对方要幸福,人走了,他大喊着,“燕子,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啊。燕子,你带我走吧,你带我走吧。”那是撕心裂肺的。当时看这段我眼睛湿润了。这不就是当年的我吗?

现在的我,只不过是换了一种形式,不那么撕心裂肺了。我很平静地对小玉说,祝你幸福啊。

分手已经两年了,我在心里对自己说,我早已经不在你的生活了,可我还想用心用力地呵护你,想对你说,要幸福,你可一定要幸福啊。脑海里不时闪现岳云鹏追车的画面。我不就是那个猪头?

我看着小玉的照片,脑海里闪现了很多画面。画你的眼睛,读我。想你,叫心活着。

谁是谁的摆渡人

2014年5月,我们互粉了。我是她的第99个粉丝,她说:你的,存在,对我,很,很,很重要。

我们相识于微博,她很低调,很少评论我,只点赞,每一条微博都会赞。她说,要给我赞够一百万。有时候,我没更新微博,她会问我最近是不是忙。言语中,我能感受到那种关切和忧虑。她说,我是她的精神力量,在2014年6月,那是她的最低谷。生活不如意,身体还出了问题,一个人去做手术,没有人陪护。手术的痛苦让她连续五天彻夜难眠,那时躺在病床上看我的微博,虽然此前已经关注了我很多年,但那时读我更觉得贴切入心。这些,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。

可能是冥冥中的注定吧,9是她的幸运数字。我对她来说,我就是9。用我的话说,我是她的摆渡人。

随着我们的交流渐渐增多,珂珂才知道我的个人资料。我说,你天天看我朋友圈,每篇都点赞,怎么连我是谁都不知道?她说,我只是特别喜欢你写的文字,并不关心你是谁。

珂珂的事业很成功,但她很辛苦,生活也不太如意。2015年4月26日,她带着她的两个小伙伴来重庆游玩,珂珂说,是陪她闺蜜散心。可其实,我知道,珂珂的生活也很煎熬。4月27日,我们在洪崖洞的一家酒吧喝酒,临江而坐,我抽着珂珂送我万宝路,酒吧服务生问我,这个烟,我们这里能买到吗?我说,不能。我看了看珂珂,她默不作声,我们心照不宣。她的朋友都不知道,这是珂珂从香港特意买来送我的。那天,我们为珂珂过生日,蛋糕上面的蜡烛是9。每逢每月27号,都是珂珂的生日,这一天,我赶上了。分别时,我送她们三个人回酒店。凌晨的重庆,很惬意。我们沿江而上,一路上拍影子玩。这条路,就是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岳云鹏追车的那场戏。

4月29日晚,我们又来到这家酒吧,为珂珂她们践行,明天她们就返程回家了。我和珂珂坐到酒吧打烊,我送珂珂回酒店。在路边,珂珂站定了一动不动,放声大哭。我痴呆了几秒,上前抱住了她,给她擦干眼泪。安慰她别哭别哭。那一刻,不知道该说什么,似乎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。只有拥抱着,才能抵挡伤痛穿肠的痛。两个人的心贴着很近,我们当然知道,这个拥抱,是超友谊的拥抱。我们内心有了隔阂,我们再也不是偶像和读者的微妙关系了。很可能以后就形同陌路了。

后来,我给珂珂发了很多信息。

“也许你不给我发这条信息,我们将永远没有了交集,我对自己说,你的文字还有后来认识的你,把我从痛苦的深渊拉起来,所以你有权利把我推回去。这几天我曾试过几次开车去流浪,为自己的过去,现在,以及将来。好像痛苦一直如影随形,一刻都不想跟我分开,这几年我活得生不如死,无数欺骗,无数背叛,也曾在30平米的出租房住过两年多......很多很多不堪言的过去,曾经最爱看走饭的微博,我多希望自己也有这样的勇气,昨晚我又重新把她的微博翻了一遍。我苦苦挣扎了这么多年,活着究竟为了什么?死不了再苦也要活。”2015年5月,我收到珂珂给我的这条信息。

我们释怀了。

我们再一次拥抱着痛哭流涕,是在2015年5月22日。那次珂珂在重庆中转,和朋友汇合,然后去西北旅游。我们在沙坪坝的酒吧畅饮,那晚送她们回家的路上,我感觉世界很辽阔,珂珂在中间,我和虹姐在两边牵着她的手,我在路上大笑啊大叫,全世界似乎只有我们。我们停在小区附近的烧烤摊,又喝了一场酒。珂珂说,她身边的人都认为她是铁娘子,很硬。可其实,她并不是。别人说她住着别墅开着豪车,有什么可痛苦的,没有人懂她的压力和不快乐。那晚,珂珂抱着虹姐哭啊哭啊,我拍拍珂珂的头,却完全插不上话,也只好抱着她。

我们是彼此生命中特别重要的人。而当有一天,珂珂会拿我和另外一个写作者做对比。我的占有欲让我很失落。我对她说,就算你拿刘德华与我做对比,我也一样不愿意。珂珂不停地道歉,说了很多对不起。她说,我是她的摆渡人,是她的精神力量。我说,你对我,也一样重要。

那段时间,我很作,经常和珂珂较劲,直至有一天,局势再也不能扭转。当局外人参与搅和,挑拨,我和珂珂再也不能平和地说话了。就这样,我们再也没有了交集,她的微博也再没有更新。

世事如书,我偏爱你这一句。愿做个逗号,待在你的脚边。但你有自己的朗读者,而我只是个摆渡人。但我们都会上岸,一路鲜花绽放,去哪里都阳光明媚。

终究还是各走各路

我们会不断遇见一些人,也会不停地和一些人说再见,从陌生到熟悉,从熟悉再回陌生,从臭味相投到分道扬镳,从相见恨晚到不如不见……不是每个人都会是你的伙伴,也不是每个朋友都能肝胆相见。

2015年10月底,我收到一条私信,一位来自云南的女孩,她想见我,她说,她也非常喜欢重庆,和我有相似的故事,得知我即将离开重庆,想见我一面,面对面地告诉我,让我一定要快乐。起先我不准备见,但是她说已经到重庆了,我觉得,我还是有必要见一见,她带着诚意扑面而来的。

我们见面吃火锅,喝啤酒,一起抽着烟聊天。这世界上竟然有另外一个和我有着如此相似经历的人,她叫夏满。我放声大笑,笑得肚子疼,这是自嘲的笑,开心的笑。我给她讲了我的极品初恋,讲了小玉。我们真的太像了,她说看了我的小说《不畏伤城,半暖重庆》,里面的细节,简直一模一样,连前任的汽车品牌,颜色,都一样,而且,我们每次看到同样型号的车,心里都会有激动的热流涌上心头。

当我说到小玉的部分。2014年7月3日抵达重庆北站,是小玉来接的我,我在重庆没有朋友,还好小玉来接我了,给了我很大的鼓舞,其实,她也是顺路来接我。说到这里,我就开始大笑,控制不住自己开怀大笑,笑着笑着眼泪都出来了。夏满也跟着笑,我们坐着一条长板凳上,吃累了喝醉了笑疼了,我们靠着墙壁,来了一张合影自拍。

夏满说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会来重庆,而这次来重庆,她有一个心愿。她要安慰我,她要告诉我,她比我惨,以此来安慰我。她确实比我惨,可能在世俗里,很少有人懂她。但我懂!她是一个独立自由洒脱的女生。和她讨论事情时,我会很难受,这是价值观的冲撞。但是通过她,我意识到了,价值观这种东西,符合自己心境和生活轨迹就是正确的。

她的身体欠佳,我为她的未来心疼,也为她的豁达难受。但是这些都不重要。她是一个活在当下的人,对于她来说,能自由地玩,就是人生最幸福的追求。所以我也默许了她抽烟,饮酒。

从重庆离职后,夏满邀请我去云南玩。2015年11月6日,我就站在了夏满的面前,昆明湛蓝的天,清爽的风,刺眼的阳光,格外美好。夏满本来身体欠佳,她超负荷地承受了身体和心理的疼痛,那天她站在风中,很瘦小,风吹乱了她的头发,看着很心疼。我们在昆明呆了两天,之后去了大理。在大理,有一天晚上我喝醉了,原来我喝醉了会哭,夏满唱的歌太好听了,她唱歌时和说话的气质不一样,音准很到位,感情也到位,我能感受到她胸腔里的底气和心里的呐喊。听着她的歌,我更想哭了,抽泣了一晚,夏满陪在身边。当我想到不可抗拒地就走散了很多人,我很痛心。我写了两条短信发给珂珂,写得很感性,完全没有想过维护自己的颜面,给自己留点余地。短信的大意是,我告诉她,我喝醉了,想不通怎么就失去了这样的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。

那一晚,我置身在巨大的绝望中,夏满抱着我,这是第一次抗拒夏满的拥抱,我说喝醉酒太热了,放开我,先放开我。我蜷缩着身体,很痛苦但不知不觉地睡着了,梦里我感受孤独,还有一直都未明白的眼泪。第二天,夏满说她很担心我,怕我死。我蹭了蹭她的额头:“怎么会呢,别担心啊。”我对她说,昨晚我给珂珂发短信了,她说她知道,我写短信时她在我身后。那时候我正抽泣地泪流满面。我和夏满,没有隔阂,也没有秘密。至少我对她没有。

2015年11月12日,我们返程昆明,夏满的身体越来越欠佳,我陪夏满去了医院,我的压力很大,不只因为我在手术协议上签字,更因为,我是她生命安危的第一知情人。在上手术台的前一晚,我蹲在夏满的病床边,看着她,吩咐了她很多事,说着说着,我就哭了。夏满也哭了,她擦着我的眼泪:“你怎么哭了?你怎么哭了?”我在医院陪护了三天,直至确实她平安。

当她从手术室出来的那一刻,她在病床上看着我笑,笑得很天真,就像小孩子一般的撒娇。夏满是一个不喜欢受约束的人,那一刻,她很粘人。我对她说,我陪你过了生死关,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家人了,以后我可以管你了吧?她说可以,微笑着点点头。

2015年11月16日,我从昆明返程太原。我们恋恋不舍,她还想着可以去长水机场送我,可是她还得在病床上修养。捏捏夏满的脸,我们告别了。我走出门,吩咐了医生好好照料她。我以为我就走了,但我没忍住,还是返回去看了看夏满。夏满说,她知道我会再返回来的。我蹭着她的额头:“你怎么知道的啊。这次我可真的要走了啊。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夏满说,你走吧,元旦我就去北京看你。放心了,会见的。

2015年12月31日,上午,我没打通夏满的电话。下午,她回电话了,说昨晚喝醉了。但是机票已经买好了。只是,她现在醒来,赶不过到机场了,所以要改签晚上的航班。傍晚时,夏满打电话说,她来不了北京了。我说,新年快乐。

我在落寞中度过了2016年元旦,此前我们约定的跨年,没有实现。而我也预感,可能我们以后也会各走各路吧。曾经只是陪伴走一段路,哪怕是相伴度过生死,那又怎么样?

2016年春节前,我们再也不能忍耐彼此。曾经心贴心的时候,她在昆明,我在重庆,我们感觉没有距离。现在,我在北京,她在昆明,真的相隔了太远。她说,我总是自以为,太过自私。我承认,我确实自私,敏感。如果回到从前多好啊。她说,现在的我不是以前的我了。过去的我,不会管着她,不会因为她而患得患失小心翼翼。我们就此不欢而散了。

2016年的初春,3月。夏满又去了重庆,我们微信聊了聊,但聊了什么忘记了,只记得互相挤兑。她说,我要和身边的人做爱了,晚安。我回,去吧。后来到了夏天,我们就互删了。

每次想起夏满,我觉得,她是我最疼爱的人吧。她身上独有的气质,可爱,娇柔,仗义,爱疯,对人不设防,这些深深打动我,让我心疼她。曾经在她生病时,我搀扶她,处处小心呵护。为她,我能顶住压力,我愿意为她付出任何。我不就是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里的岳云鹏吗?

岳云鹏追车的场戏,很心疼。想想我也是啊,自己舍不得,但给爱的人就舍得。曾经我也是,嘴上说着,为了你怎么能说是浪费呢?其实是打肿脸充胖子。曾经我也说过,你要幸福,你可一定要幸福,你走吧。可是当即就奔溃了,没有你我可怎么活!

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出现在彼此的生命中,相遇那刻就已经开始了告别。每刻尽量不遗憾,就是最好的相遇。

从你的全世界路过,彼此将来好好的,便是最好的再见。请往前走,不必回头。我不敢说,我会在终点等你,但或许在某个拐角,我们会相遇。

我的微信:likangsay

手机版 我要提意见/建议

CopyRight © 2012-2022 有心事树洞网 版权所有
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鲁ICP备17000595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