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阅读 > 浴血战龙by不问春秋在线阅读

浴血战龙by不问春秋在线阅读

收录时间 :2022-08-15 23:38:19    人气:1155

第1章

九月初,秋风寒。

枯黄的树叶落在宽厚的肩膀上。

浴血战龙by不问春秋在线阅读

楚河矗立在老树下,目光所及之处,是荒芜的楚家老宅。

八年前,新婚之日前夜,云城楚家一夜间倾覆殆尽,父母葬身火海化为灰烬,大哥沉尸江底尸骨无存,哪怕是年幼的侄子也死于非命,可仇人却无法无天,逍遥法外。

“孩子,快跑,跑的越远越好!”

“逃,活下去,替楚家报仇......”

痛苦地回忆在楚河脑海里蔓延,他清楚的记得二叔背着他逃离火海,最后奄奄一息扑倒在冰冷的雪地上。

忍辱负重十三载,如今楚河功成名就,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时机已成。

待一阵寒风呼啸而过,云海散开,楚河深吸一口气:“父亲,母亲,大哥,二叔,我回来了。”

楚河只身立荒宅之前,眼中闪烁着仇恨的火焰,暗暗攥紧拳头。

“国将,根据雁归楼提供的最新消息,楚家灭门一案绝非偶然,云城五大世家皆有干预。”

“只要国将一声令下,今夜过后云城五大世家将不复存在。”

夜色中,一道孤影逼近,恭敬地停在楚河身后。

楚河摇了摇头:“区区云城五大世家,蝼蚁而已,弹指可灭,我要的是一个真相。”

话说到一半,楚河加重了几分语气:“此乃我家事,定要亲力亲为,亲手血刃敌人。”

八年前,他背负仇恨逃至边疆,为躲避仇家追杀混入军营,在尸骨遍地、血流成河的边疆浴血奋战,生与死不过一瞬之间。

八年后,他凤凰涅槃,今浴血而归,他是龙国威名四方的护国将军,也是敌人眼中麻木不仁、杀伐决断的至尊战神。

“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没有?”楚河将肃杀的寒意压下,回头问道。

葛风应声点头:“已经准备妥当,按照您的吩咐,一共一亿美金。”

话音落下,一支整齐划一、训练有素的队伍将十个保险箱陆续摆放在楚河面前,打开保险箱的一瞬间路人惊住了,纷纷停下脚步观望。

保险箱内摆着整整齐齐绿油油的美钞。

“什么情况,美钞,这么多,至少得有好几千万吧,真的假的?”旁边一个男人难以置信的揉着眼睛问道。

“肯定是假的,试问谁家有钱会光天化日露财,再说咱云城谁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美金。”

“不,这些美金全是真的。”

这时,一个女人的声音打破了争论,女人身穿银行制服,应该是银行从业人员,一下子现场炸开了锅,围观的人数越来越多。

“光天化日露财,他们究竟想做什么。”

“天知道,装呗,还能干啥,现在的富二代除了装还会干啥,有点钱瞎得瑟。”

路人的议论,楚河充耳不闻,他渐渐弯腰蹲下,从保险箱里拿出一摞美钞,接着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煤油打火机。

“叮”的一声脆响,火光升起点燃了美钞。

“烧......烧,美金......”围观群众目瞪口呆:“这也太畜生了吧,这人到底谁啊,家里有金矿?”

今日是冬至,在龙国冬至有上坟祭祖的习俗,随着火光越烧越烈,楚河将一摞一摞的美钞扔进熊熊烈火之中。

青烟升天,只盼楚家亡魂可以早日安息。

足足一亿美金,烧了近半个钟头,围观群众亢奋不已,跟得了红眼病一样。

“还真是旱的旱死、涝的涝死,祭祖烧美金,还是头一遭见。”

待火光消散,青烟逝去,下属和围观群众也纷纷离开,然而就在此时,远处开过来几辆挖掘机,挖掘机正正好好停在楚河身后。

接着从挖掘机上跳下来一个叼着烟的长毛年轻人,指着楚河气焰嚣张的叫道:“谁给你的狗胆,竟然敢在我们赵家的地盘上烧纸钱,真晦气,赶紧给老子滚。”

楚家的旧宅成了赵家的地盘?

楚河面色骤然一冷:“赵家何时也敢觊觎我们楚家的祖宅了,谁给的赵兴隆勇气。”

“嘿,你小子还挺拽啊,我说这里是赵家的地盘,它就是赵家的地盘,我看你小子是欠收拾。”

说着长发挥起拳头朝楚河砸去,还没等拳头触碰到楚河的后背,楚河回身一拳。

砰的一声,长毛瞬间倒地。

“你敢打我?”长毛怒道。

见事态不对,长毛带来的其他人纷纷跳下挖掘机,十来个人一窝蜂的朝楚河涌去。

所话说双拳难敌四手,长毛习惯了仗势欺人,顿时忘好了伤疤忘了痛,乐呵呵的爬起来指着自己的脸冲楚河叫道:“老小子,你刚刚不是牛吗?还敢打我,有本事你再打一拳。”

楚河从容不迫、微微一笑:“我从军八载,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贱的要求,好,我满足你。”

“砰!砰!砰......”

完全看不见动作,这一次不止长毛,连带他的手下也一并倒地。

他,楚河,纵横沙场、百战之身,区区十几个普通人,又何曾放在眼里。

“区区蝼蚁,回去告诉赵兴隆,八年前的恩怨是非,我会一笔一笔和他算清楚。”楚河厉声道。

“好大的口气,我倒要看看是谁敢扫我们楚家的门楣。”

突然间,一辆车开过来停下,车门打开后,一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走下车。

年轻人衣着光鲜,身上每一件服饰都是国际名牌,手腕上更是戴着一块**的百达翡丽腕表。

此人楚河也认识,正是赵家的大少爷赵祥瑞。

“大少爷,就是他,他不仅妨碍我们施工,还公然辱骂我们赵家和老爷。”长毛指着楚河惊恐的回道。

赵祥瑞冷着脸上前一步,用眼角的余光瞄了楚河一眼,眉头微微一皱,下一秒忽然笑道:“呦,这不是楚家的大少爷楚河吗?怎么,你还没死啊?”

说完,他转身朝着众围观的人笑道:“各位朋友,请容许我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位,便是八年前楚家灭亡唯一苟且偷生下来的窝囊废—楚河!”

手机版 我要提意见/建议

CopyRight © 2012-2022 有心事树洞网 版权所有
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鲁ICP备17000595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