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阅读 > 本公主招个驸马「免费小说」陶念薇,傅景桓大结局阅读

本公主招个驸马「免费小说」陶念薇,傅景桓大结局阅读

收录时间 :2022-11-17 16:20:33    人气:2529

眼看时机成熟,陶念薇陡然亮出藏于指尖的银针,猛扎那人的手背。

那人猝不及防,吃痛一声,呛了几口水。

趁那人松手之时,她又潜入水中不偏不倚地刺中了那人的小腿的穴位,随后用力一蹬,毫不留情地将那人踹入湖底。

本公主招个驸马「免费小说」陶念薇,傅景桓大结局阅读

呵,她流落民间的十几年里是被江南富户林家收养的,生长在水边怎会不识水性?

若不是当年陶梦瑶在她的茶点里下了药,她也不会四肢无力导致落水时无法自救,却让温亦衡演了一出英雄救美。

她年少时在江南与温家是邻居,与温亦衡算是青梅竹马,再加上这回的救命之恩,故而她才动了以身相许的念头,却不知竟因此害了自己,害了身边所有人!

岸上的陶梦瑶自然不知水下的暗潮汹涌,只纳闷这个不靠谱的温亦衡为何还没出水救人!

可转念一想,如果陶念薇就此溺水身亡倒是省去了她许多麻烦。

却在这时,陶念薇猛地探出水面,尖声疾呼:“景桓哥哥救我!”

眨眼间,一抹银白残影如蛟龙入海般从岸上飞身而下,脚尖只在湖面蜻蜓点水,便将陶念薇从湖中捞出。

翩然而飞,一对璧人。

前脚傅景桓带陶念薇刚落至船上,陶梦瑶后脚便跟着上了船。

“多谢战王救了薇薇。”陶梦瑶端庄行礼,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傅景桓。

傅景桓的目光却始终追随陶念薇。

“薇儿可有伤到?”傅景桓浓眉紧皱,环在陶念薇细腰上的手臂又紧了几分。

“战王殿下,男女有别。”陶梦瑶留意到两人的亲密接触,眼中生妒,委婉提醒。

傅景桓也意识到不妥,正要收回手却被陶念薇按住。

“姐姐,我与他有婚约在身,亲近一些也无妨,不是吗?”陶念薇亲昵地挽上傅景桓的手臂,歪头靠在他的肩头,略带挑衅地望向陶梦瑶。

对面陶梦瑶简直一副见鬼了的表情:昨日陶念薇不是还赌咒发誓不想嫁给傅景桓吗?怎么今日会与他如此亲密?

“真的没事吗?”隔着面纱,傅景桓还是不能确定薇儿真的无碍。

“有景桓哥哥在,我怎么会有事呢?”说着,陶念薇便缓缓摘下面纱,笑靥如花。

少女被湖水浸润的白嫩面颊好似出水芙蓉,肤若凝脂,吹弹可破,大抵如此。

“你的脸,怎么会?”陶梦瑶瞪圆了眼睛,仔仔细细确认着陶念薇的脸蛋,可她不但没有毁容甚至连昨日那些伤痕都不见了?

傅景桓也有些许诧异,不过更打动他的是薇儿灿然无邪的笑容。

“姐姐是想问我的容貌为何会恢复如初吗?”陶念薇不疾不徐地明知故问,旋即望向傅景桓,坏笑着眨眼,“因为我是仙女啊。”

“嗯,薇儿就是仙女。”傅景桓会意地笑笑,顺着她的心意重复了一句。

没料到素来沉默寡言的傅景桓会如此配合自己,陶念薇踮脚凑到他的耳边,软声轻问:“这算不算妇唱夫随?”

“算。你唱我随。”傅景桓手指轻刮她的鼻尖,语气极尽宠溺。

无论薇儿是一时兴起还是回心转意,他都奉陪。

陶梦瑶本就一头雾水,眼见两人如此缠绵,更是气得脸色铁青,掌心已被指甲掐出血痕,却还是不得不装得落落大方。

“妹妹浑身湿透可别感染了风寒,快进船舱内避一避风吧。只是事发突然,也没备下可供替换的衣裳。”

“无妨,本王方才在街市上看到一些衣衫与薇儿极为相配,已差人送至船舱了。”傅景桓眼神示意陶念薇速去换衣。

陶念薇微微颔首,与陶梦瑶擦肩而过时意味深长地提醒道:“对了姐姐,水下有个刺客想要害我性命,劳烦姐姐派人将他抓住。再晚点,只怕他就没命了。”

“你......”陶梦瑶大惊失色,脑海中生一个极可怕的猜想:这一切难道都是陶念薇算计好的?

可下一秒,陶念薇面上又蔓延起清澈笑意,让人琢磨不透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她。

望着陶念薇步入船舱的身影,陶梦瑶背后生出一层冷汗。

一行人转至皇帝皇后所在的御船。

陶念薇亲自押着温亦衡,一脚将被绳捆索绑的他踹到地上。

“大胆刺客,不知今日皇上皇后会行船于天晟湖吗?你擅自潜入湖底,是何居心?快给本宫如实招来!”

见状,众人皆惊。

九公主平日里阴晴不定的,何时变得如此快意恩仇了?

殊不知,比起温亦衡对她做的那些事,这一脚还是太轻了!

温亦衡疼得猛咳不止,断断续续地辩解道:“薇薇,是我啊,我是你的棋哥哥啊!”

懒得再看温亦衡这张道貌岸然的嘴脸,陶念薇冷嗤一声,走到了几位皇子身前,“本宫是有几位兄长,可都通晓文韬武略,没有一位是你这等庸碌下作之辈!”

以太子陶北稚为首的几位皇子都愣住了,一个个面面相觑,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被九公主夸奖了。

陶念薇去年才被寻回,这位皇妹虽然生得娇软可爱,性子却有些疏离桀骜,不开口则已,一开口就能噎死人,所以皇子们也是对她敬而远之。

十皇子陶北青只有五岁,倒是童言无忌,鼓起肉乎乎的小脸,奶凶地询问:“九姐怎么只夸皇兄们,不夸夸我?”

“北青,不许这样跟姐姐讲话。”皇后忙捂住了十皇子的嘴巴,生怕惹恼了陶念薇。

“哼,母后连父皇都不怕,为什么这么怕九姐姐?”陶北青还不服气,闷声闷气地嘟哝着发牢骚。

皇帝尴尬地笑笑,也赶忙安抚陶念薇,“薇薇,北青年纪还小,别听他乱讲。你想怎么处置这个刺客,父皇都依你。”

面对如此宠爱自己的亲人,陶念薇几乎哽咽。前世的她太蠢了,竟傻傻地以为他们不过是虚情假意,只有温亦衡和陶梦瑶才是真心为她好。

“乖青儿,他们不是怕我,是疼我,就像疼你是一样的。”陶念薇俯下身,变出一根糖人儿,塞到了弟弟手上。

众人又愣住了,九公主不是最讨厌小孩了吗?连一母同胞的十皇子,她都不愿跟他多说一句话。

这个女人真的是九公主吗?

手机版 我要提意见/建议

CopyRight © 2012-2022 有心事树洞网 版权所有
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鲁ICP备17000595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