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阅读 > 冒着大雪赶到普众寺周京臣程禧by佚名

冒着大雪赶到普众寺周京臣程禧by佚名

收录时间 :2024-05-07 08:15:28    人气:8

小说角色名是周京臣程禧的名称为《冒着大雪赶到普众寺》,是作者佚名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,小说文笔极佳,良心作品。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:程禧冒着大雪赶到普众寺,院里已经停了一辆加长版的红旗L9,7777的尊贵豹子号,全防弹结构。这是周京臣的车。周家就是王权富贵的象征。周京臣的父亲周淮康是市里的二号大人物,母亲是教育家,娘家有大企业,登上过胡润富豪榜,这种“权富夫妻”的结合最体面牢固了。

冒着大雪赶到普众寺周京臣程禧by佚名

《冒着大雪赶到普众寺》 第7章 怎么不再叫一次了? 免费试读

程禧跟着周京臣走出电梯,在大堂遇到一对中年夫妇,对方特意停下等他。

倘若在街上遇见无所谓,偏偏在酒店,又是洗过澡,惹人浮想联翩的,再加上周夫人知道他和女学生“幽会”,结果曝出女学生是她,岂不是乱上加乱了。

程禧惊慌失措往相反的方向跑,周京臣拽住她,“跑什么?”

“如果周阿姨...”

“越心虚,他们越好奇,更会猜测你的身份,到处是监控,你跑得掉吗。”

她急出哭腔,“京臣哥...”

程禧自从成年后,没喊过他京臣哥了。

出口生疏,娇涩。

无助的呢喃藏着活色生香的滋味。

周京臣搂住她,掀开西装一盖,上半部分盖得严严实实。

夫妇迎面笑,“周总工。”

“魏经理。”

是周京臣的下属。

程禧贴着他的胸膛,一动不动。

“来公干?”

“办私事。”

“您下周出差,资料我备齐了,给您的助理了。”

“有劳。”周京臣微微颔首。

“周总工这是有好消息了?”

周京臣本来要速战速决,碍于对方的话没讲完,放慢了脚步,“真有好消息,我第一个通知魏经理,可惜今天不是。”

他胸腔沉重的回音在耳畔震荡,程禧四肢一僵。

周京臣清楚她没力气走,手臂箍住她腰,连拖带抱下台阶,坐进后座。

那对夫妇的座驾就在旁边的车位。

半米之距。

车窗朝向程禧的正面,西装又敞怀,她侧脸暴露在缝隙间。

周家的公子名声清清白白,没公开的隐秘情事外界自然感兴趣,下属状似无意窥探他怀中的女人,周京臣调整了坐姿,扣住程禧的脑袋抵向自己腹部,西装下摆罩得密不透风。

“魏经理,我们不顺路。”

对方心领神会,“周总工,先告辞了。”

周京臣升起后座的玻璃。

逼仄的区域内,他清晰感受到程禧嘘出的热气,半边身子被嘘麻了。

痒进骨髓里。

周京臣不由回忆起那夜她泪眼朦胧的呜咽,叫他周京臣。

断断续续的,周、京、臣。

他肌肉一抽搐,仿佛淌过电流。

周京臣又打开车窗,呼啸的西北风猛灌,吹得他头脑清明了,“起来。”

程禧早已趴得脖子酸痛,闻言马上坐起,“他们看清我了吗?”

“看清了。”

她面色发白。

“吓唬你的。”他蓦地笑了一声,“胆小。”

周京臣不爱笑,程禧和他碰面也少,一年见不着他笑一回,破天荒的一笑,转瞬即逝。

“你不怕周阿姨,我怕。”

他脱了西装,扔在副驾椅,一通折腾裤链崩开一半,扎进皮带的衬衫也皱巴巴,一股野蛮的狼狈。

“没什么可怕的。”

车厢弥漫着特殊的气味,是汗味和荷尔蒙的混合。

“你是周家的儿子,你不怕。”程禧蹭着手心的汗渍,“你犯错,没人敢怪罪你。”

“犯什么错了。”

他瞳仁漆黑,像一潭很深很深的水,一不留神会溺毙在其中。

程禧答不上来。

对周京臣而言,天大的错,也不是错。

对她不行。

禁忌。

禁果。

都是错。

会认为她居心叵测,欲拒还迎。

攀附高枝。

“我们以后少联系,少接触——”程禧扭头,后半句戛然而止。

周京臣前倾的幅度大,唇擦过她鼻尖,她发怵,向后靠。

“你刚才叫我什么。”

程禧手指抠住身下的真皮座椅,眼眸一缩一缩的。

男人覆在她上方,随时要压下。

“怎么不再叫一次了?”

程禧支撑不住,咬牙撑。

她倒下,周京臣也会倒,无可避免的交叠在一起,大白天的,彼此清醒,程禧没勇气亲密到那份儿上。

她累得开始抖。

周京臣倒是泰然自若,精干的腰肢稳稳横在那,他体力好,从他在床上的持久度就可见他的战斗力。

“叫吗?”

他太危险了,危险得一触即燃。

“京臣哥...”

视线里是他手背突兀分明的血管,周京臣抵住车门,胳膊的肌理硬实,硌得她发胀。

“嗯。”

他维持这个暧昧的姿势没动。

司机蹲在不远处吸烟,踩灭了烟蒂上车,周京臣瞬间从她身上抽离,如同什么没发生过。

阳光斜射在他宽阔的肩背,灰衬衫泛起光泽。

依然是危险又迷人。

周京臣将她送到实习公司门口,从车窗递出那只KELLY包,“别再还回来。”

程禧握住包带的同时,红旗L9扬尘而去。

她其实也了解周京臣的性子,出手的礼物没有退回的说法。

相当于拂了他的面子。

而且能收到周京臣礼物的寥寥无几,她再不领情,未免太矫情了。

......

程禧整个周末都在写竞标书。

招标集团是周京臣的航空公司,要生产一批零部件,净利润很高,业内虎视眈眈的一块大肥肉。

她实习的公司优势不大,胜算渺茫。

周一早晨经理堵门收标书,正式员工和实习员工每人上交一份,“有16家企业参与竞标,咱们综合实力排第8。”

“那还争什么啊...”

“除非前7名宣告破产...”

同事扎堆抱怨。

“疏通一下关系呗!”有男同事出主意,“谁认识北航公司的高管啊?美人计,美男计,为公司牺牲也值得。”

“北航的总工程师什么脾气你们没听说?”经理义正言辞,“那群高管在他手底下混饭吃,哪个敢开绿灯?”

程禧事不关己,在角落的工位吃早餐,经理敲了敲她的桌面,“大后天你跟我去北航公司,有一家企业负责人请周总工吃饭,他没拒绝,万一他赏脸了,当面谈兴许有希望。”

她险些噎住,“我没应酬过...”

“这可是职场历练的好机会,实习生都抢着去!”经理交代完,风风火火走了。

同事们迫不及待围住程禧,“男人婆带你去和周总工吃饭?”

经理的外号是“男人婆”。

“你太倒霉了...男人婆一定骗你说大家抢着去吧?她是找不到人了,拉你去的...周总工很严厉的,竞争对手搞美人计,使尽浑身解数,他愣是没中招...那姑娘是数一数二的富商交际花,号称没有拿不下的男人,从此沦为笑柄了...”

程禧的情绪被同事搅得乱七八糟,一天没心思干活儿,熬到五点钟下班,周家的保姆又打电话喊她回去一趟。

她挤出地铁站的时候都虚脱了。

周京臣把奥迪A6的钥匙塞在KELLY包的夹层,车送去4S店补补漆,换个后视镜,下星期可以开了。

学校最有钱的女生开保时捷911,小白脸学弟从大一舔到大三,表白仪式很轰动,正赶上校友会,周京臣目睹了全程,问程禧有没有追她的,她模棱两可糊弄了过去,他没再继续问。

追她的挺多,有玩玩儿的,也有真心实意的。

遗憾是程禧心里装了一个不可能的人。

她又排斥用新欢取代旧爱,既不负责,更不公平。

至今没谈过一段。

程禧回到周宅,周夫人正在阳台上喂鱼,她接过保姆泡好的红枣茶,刚喝了一口,周夫人指着客厅沙发上的礼盒,“给你的,禧儿,明天和叶家的小公子见面。”

她含着那口茶,神色黯了黯。

周夫人并非说说而已,是动真格了。

盒子里是一条黑色暗纹的马面裙,素白的缎面衬衫。

周夫人比较传统,不喜欢花里胡哨时髦的,要端庄大气配得上周家的显贵门第。

程禧在镜子前试穿,三围多一厘肥,少一厘瘦,舒适又修身。

“京臣在哪家店定制的款式?我也定一件旗袍。”周夫人弯腰抻了抻裙摆,“开春了聚会多,旗袍比礼服镇得住场。”

一听是周京臣定制的,程禧五味杂陈。

他分明是半醉的状态了,竟然凭手摸,摸出了她的尺码。

研究飞机的总工程师,一枚螺丝钉的尺寸都不容误差,何况是大活人。

“禧儿,店名是什么?”

程禧面露难色,周京臣根本没带她去过店铺,甚至没问过她的三围数。

不声不响地准备妥了。

她支支吾吾,“我忘了...”

周夫人拨通周京臣的号码。

友情提醒:如该篇文章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。

联系我们 手机版 我要提意见/建议

CopyRight © 2012-2024 有心事树洞网 版权所有
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鲁ICP备17000595号-2